共享经济2.0:企业间信息共享及合作

   产品运营     2019-04-17     207    0    
核心提示:什么是共享经济,大部分人对这个概念的认识借助于Airbnb、Uber这几家著名的科技公司,诚然这是共享经济的基本定义——闲置物品的交换或者是闲置资源的共享,从而使得交易双方受益,在移动互联时代,这些交换行为通过互联网为媒介来实现。
打打斗斗的过程中,共享经济已经渗透到人们生活点滴之中,形成一种新的经济形态,而下一步正朝着升级的方向——企业和企业之间信息共享,这是“分享经济”的升级,也是把这种经济扩大规模的唯一方法。
 
实际上当天一起坐在台上的,除了“BT”两家公司负责人,还有乐视的贾跃亭和联想的杨元庆这两家科技公司的大佬,同台时,观众难免生出疑问的是这几家公司重要性是否一样,就如主持人吴鹰也毫不客气地说,“贾跃亭,这几个公司规模目前都比你大,当然联想目前我个人认为还不是一个互联网公司……”,搁下这个话题不议,但在分享经济这个事情上,的确是有门槛的。
 
这个门槛是数据处理能力。分享经济一个重要的前提是数据处理已经呈现出指数级的增长,可以通过计算更高效和有创造性地去分配资源,这个前提已经产生了,像BAT这样的大公司不仅仅拥有了大量数据,还拥有了理性的数据处理能力。换句话说,像联想这样卖硬件产品的公司,以及乐视这样并不拥有大量数据的公司,在O2O上并没有他们什么事情。
 
“确实每天会增长很多数据,但是我们并不觉得数据本身直接有很大的价值。”就在论坛上,百度李彦宏说,“要想使数据产生好的价值,真正对社会有益,还要跟四个方面结合:所谓互联网+很有道理,跟医疗结合会产生什么价值,跟金融结合会产生什么价值,跟教育结合会产生什么价值。”

狭义的共享:人与人共享物品和知识
什么是共享经济,大部分人对这个概念的认识借助于Airbnb、Uber这几家著名的科技公司,诚然这是共享经济的基本定义——闲置物品的交换或者是闲置资源的共享,从而使得交易双方受益,在移动互联时代,这些交换行为通过互联网为媒介来实现。
 
而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共享经济的本质在于效率变得非常之高,而成本却更低,是成本的柔性化。共享经济的魔力在于,通过实现碎片化供给和多样化需求的匹配,开辟巨大的增量市场。
 
可以这样来理解这种“柔性化”,比如说需要车出行的时候,通过Uber叫一个有车的邻居送我出行,我并不需要为出行买一辆车,支付十万元左右的成本,而有车的邻居因为送我而获得收益,不断降低为他这辆车付出的成本,最后赚来的钱能够完全覆盖甚至超过这辆车的价格。
 
“在古典经济学理论中,企业总是在寻找新的技术来提高总能效和生产力,降低边际成本,希望由此提供更便宜的商品和服务,”共享经济之父,畅销书作家杰里米.里夫金说,古典经济理论没有料到有一天科技革命能如此极端地推动生产力,将一些领域的边际成本降至近乎零的水平,导致商品和服务可能变成免费,这正是共享经济。
 
无需去赘述边际成本这些理论定义,可以用一个简单的案例去理解共享经济在企业生产中带来的好处:一个传统的出租车公司每日为1000个乘客提供服务需要购买100辆出租车,如果需要迎合高峰时候的1200个客人,则需要购买120辆车,但除开高峰时,这20辆车是闲置的,高峰时候能够获得的收入或许大大低于购买20辆车的成本。
 
而像Uber这样的共享经济形态的发明,作为一个企业向外提供搭乘服务时,则完全不需要任何购车成本,无论100个人还是100个乘客,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平台去实现配置,成本却不发生变化。另外共享经济正是通过高运营杠杆作用,改变供给的成本结构,使其更具规模效应,对供给和需求都带来巨大革命。
 
百度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就正在做这样的事情——2015年9月,百度宣布参投Uber,而阿里腾讯则在滴滴快的上布局,在出行这个事情上,BAT三家的确建立起了一种新的经济范式。
 
“你们、你们的孩子、你们的子孙后代,不会再买汽车了,汽车时代结束了。不是今天,但是会终结,”杰里米·里夫金说,这对于像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二氧化碳排放大国而言,尤其重要。
 
对于中国何尝不是如此,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型城市,由于机动车辆的增加,繁忙路段的交通几乎处于瘫痪状态,但人们对于打车出行的需求并不会减少,如果大多数人在上班途中能够捎上邻居,而一些人因为Uber而不再买车,毫无疑问对于交通堵塞会有所缓解。
 
不仅仅是物品的共享,按照杰里米·里夫金的定义,共享经济很重要的一个特征是生产效率更高而成本更低,所以共享经济也包括对资源更高效的配置
 
从某种程度上,部分O2O也能算共享经济——但不是所有的都能算。不少餐厅在午间时段客流较少,他们在这个时段在糯米、大众点评这样的平台上推出了团购、或者是折扣券,从而来带客流,中午时段餐厅的场地和服务员都是闲置的,但餐厅主需要一直为这些场地和服务员支付房租和人工成本,虽然客单收益降低,但仍然能够降低每客单成本。
 
这也是李彦宏所说的,要做互联网+,光有数据没有用,要和传统行业去结合,从而带来高效率低成本。作为百度、腾讯以及阿里这样在中国网民中渗透率高达90%以上的公司,他们有数据——知道哪里有闲置的餐厅,又能够连接网民,知道哪些人有中午外出就餐需求,通过算法把他们匹配起来,就在传统餐饮领域打造出了全新的经济模式。
 
除了上述共享个物品,配置资源,在杰里米·里夫金看法看来,共享经济不仅仅共享物品,对于宏观经济整体而言,它还共享信息。
 
在里夫金描述的共享经济里:数以万计的年轻人,正在生产并且分享他们的视频。这没有任何的税收,也没有任何的成本。所以,这么多的天才竟和别人用零成本在交流着;数以万计的学生,通过公开的课堂形式,上着最好的大学的一些课程。如果通过网络把这个课堂分享给任何人,这都是零成本。这将是颠覆性的,这将是在15年内就会发生的事情。
 
这种共享是人和人通过企业搭建的平台之间的资源共享,这些互联网公司正在做这些事情,在百度知道上,“知道分子”分享他们的知识;从coursera到百度教育这样的平台,都在分享教育课程资源,形成信息上的共享。“大家看百度百科的话,共享经济定义跟共产主义社会的定义几乎是差不多的,大家没有特别强的谁拥有什么,更多的是谁需要什么这样一个概念。,在峰会上,李彦宏指出这种共享接近于共产。
 
而实际上杰里米·里夫金也一直在强调,共享经济是资本主义之外的领悟一种新经济心态,像婴儿一样,正在成长。
 
共享经济2.0: 企业之间的信息和技术的共享
在李彦宏看来,共享经济不仅仅是新的商业模式,也包括信息和技术上的共享,“百度不仅共享数据,也共享很多技术,比如语音识别技开放给大家随意调用”——实际上,这是更大范围的“共享”,是共享经济的2.0。
 
初级的共享经济主体是人与人,而升级版的共享经济主体是企业和企业,是掌握了大量数据和优秀计算能力的BAT,是触及到90%以上网民的中国最大互联网公司,他们之间信息技术的共享和合作,等同于基础建设上开启了新的经济模式,必将带来人们生活更大程度享受到“共享”。
 
BAT同台时,避不开对竞争的讨论——BAT之间的竞争,以及联想在大竞争格局下所面临的尴尬,和乐视号称作为挑战者的种种虚无,主持人吴鹰谈起了三家之间的“你死我活”,李彦宏主动也不避讳谈论竞争。
 
李彦宏认为商业是继承战争之后推动创新的第一驱动力,如果说一战和二战是拉动工业创新的两次源头,那么资本的繁荣和契约的完善就以一种不那么血腥的和平方式维持了创新:“战争是死亡的威胁,商业的竞争某种意义上也是死亡的威胁,只不过这个死亡是企业的死亡。你如果天天觉得我这个企业不会死,那你可能慢慢真的就死了,你天天觉得你这个公司会死,你这个公司反而会越做越大。”
 
但是在BAT之间“相爱相杀”这么多年后,李彦宏开始摆出一种合作的姿态,不仅仅在谈论共享经济时谈信息和技术的共享,在谈竞争的时候,也主动提起合作,“我考虑两个问题,我和Pony(马化腾)要很好地合作,但是不能合并。虽然腾讯和百度企业文化比较类似,但是这么大体量公司合并的话,风险非常非常大。我们首先得商量好我干什么,你干什么,把各自优势发挥出来。”
 
马化腾也说,现在BAT几家是竞合关系比较多,有竞争也有合作,“比如跟百度、万达的合作,跟阿里众安保险,我们也是华谊兄弟的股东,包括滴滴打车和快的的合并。”
 
过去几年间BAT没少短兵相接,马化腾认为这是一个不可少的过程,“这是一个过程,你不打完怎么知道谁的本事好,哪一方面谁的基础更好,他更有资质接管别人的业务,经过这样的交流过程也是切磋吧,后面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合作出现”。
 
实际上,早在第十届百度联盟峰会上,百度公开表示,百度正在转变角色定位,其中标志性的就是“三不政策”:对外投资时不再谋求控股,而要让投资伙伴保留自己的人格;不划分阵营,不再有阿里系、腾讯系等标签,都是合作伙伴;不再害怕合作伙伴“洗用户”,而是要与合作伙伴一起,把360行做大成为3600行。
 
合作的时候,共享的时候已经出现了,这三家掌握了数据、算法和资金的公司,正在慢慢搭建起一种新的经济形态。 

--结束END--

有问题投稿请发送至: 邮箱/3107232748@qq.com    QQ/3107232748

本文标题: 共享经济2.0:企业间信息共享及合作

本文链接: https://www.fangan100.com/xueyuan/41.html (转载时请保留)

阅读更多
 
觉得有帮助,鼓励TA抓紧创作!
赞赏

 
 
加入方案圈子
扫管理员微信号
推荐方案学院
点击排行